侵晓窥檐语

可能已经有小伙伴发现了……

我特别,特别的喜欢捏对视,

无论是点朱砂、下山河、或是江山雪里持伞对望,他们的眼里都是对方;

除了拥抱,唯一没有对视的地方,也就是大雁归里李忘生送谢云流下山去救李重茂,看着他渐行渐远,消失在纯阳宫的风雪里……

只有在这个地方,李忘生看着谢云流,谢云流没有看着李忘生。

他大概在看李重茂。

然后就是误会、嫌隙、叛离、流浪二十九载。

想想这一对的现状,这种情景对我来说,浪漫而又残忍。

大概是觉得这一对有种一眼万年的宿命感吧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有相同的感觉。

去年今日此门中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

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

评论

热度(37)